鸡病专业网

  1. 首页
  2. 市场行情
  3. 市场分析

首论国鸡与相邻养殖产业的多重关系(下篇:4)

时间:2019-10-08
来源:鸡病专业网首席分析师 乔建卿
文章编辑:灵儿



笼养肉鸡养殖高级研修班,10月27-30日,山东临沂

  春风不渡玉门关?!本老朽就纳闷了,本老朽的文字怎么就过不了长江呢?

  今天,本老朽接连接到几个南方国鸡产业界朋友的电话,说:老乔啊,你的文章把我给坑坏了。本老朽听后大吃一惊,忙问:怎么了?朋友答道:我把你的文章在他们的群里转发了,他们把我给踢出群。还有的朋友打电话说:老乔啊,你的文章在南方某些人眼里,就是大毒草!

  呵呵,本老朽这才知道,本老朽在南方国鸡界的某些利益相关者的眼里,是多么可恶!也罢,既然南方的某些业界朋友讨厌本老朽的文章,南方国鸡产业界朋友们就不要冒着被踢出群的危险转发了。

  不过,本老朽听了这些消息,还是有点愤愤不平。这也太鸭霸了吧?如果你是业界的顶层永久既得利益者,讨厌本老朽也情有可原;如果你只是一个跟班偶尔受惠者,你讨厌本老朽就没有由头了,本老朽就要骂你利令智昏了,因为国鸡产业顶层相关利益者与你们不是一股道上跑的车,暂时统一战线是形势的需要,你们更多的时候是你死我活的竞争,不是吗?最近,顶层利益相关者已经对你们的问题,向他们的职能部门发出了“敲打”一下的指令。

  本老朽也在思索,为什么那些国鸡行业顶层利益相关者,对本老朽会如此恨之入骨呢?本老朽翻看了近期所写的文字,才恍然大悟:原来本老朽的文字戳到了他们的痒痒肉。

  简要摘录几段本老朽在近期系列文里的几段话,或许在他们眼里是封杀本老朽的理由吧。

  本老朽在本年度6月22日《首论国鸡与相邻养殖产业的多重关系(上篇)》正数第八自然段和第十四自然段这样写道:“他们隐藏垄断目的,加大市场宣传操作力度,使国鸡种苗出现极端价格,国鸡种蛋价格也高位运行,形成种鸡场暴利现象,从而造成国鸡其他生产环节的生产成本大幅提高,形成高价薄利的巨大风险黑洞”“这次猪瘟疫情,对于国鸡产业界的资本垄断企业来说,是最佳的乱中取胜的机遇,他们自然不会放过。他们会利用自己的一切资源,勾结的特定媒体和自办的媒体,来释放一些混淆市场的信息,来达到趁势扩张和消除异己的目的。我们广大弱势养殖群体,一定要警惕,睁大眼睛,努力识破他们他们发布一些似真似假的不完整信息。”

  本老朽在本年度8月18日《首论国鸡与相邻养殖产业的多重关系(下篇:1)》倒数第八、九、十自然段和倒数第十四自然段这样写道:“今年,大型利益团体利用高明的舆论手段,消除了常规空窗期,竟将东北、西南两个国鸡养殖市场,实现了完美滴无缝对接。可见谁掌握了舆论工具,谁就能引导市场走向(舆论之强大,由此可见一斑)。”

  “我们看到实际情况也是这样的,东北国鸡鸡苗市场的运行还没有结束,西南国鸡鸡苗市场开始启动。好嘛,同样的手段,重复着使用,竟屡试不爽。”

  “将俗称印钞机的孵化成本、鸡苗价格推向新高,是国鸡界资本利益集团的最终目标,把小型国鸡孵化场推到孵化种蛋成本高企的危险境地,从而危及行业下游的国鸡鸡苗经销商和成鸡养殖群体!”

  “他们把鸡苗(禽业界的印钞机)价格忽悠到极致,让养殖户买单,接受高价的国鸡商品鸡苗;让处于弱势地位的国鸡孵化场买单、让那些鸡苗中间商承担更大的风险”。

  本老朽在本年度7月7日《首论国鸡与相邻养殖产业的多重关系(中篇:1)》倒数第三和第四自然段写到“国鸡产业界的某些利益集团,与白羽大肉食产业界的大鳄们一样,也在用相关利益媒体,为我们国鸡产业的兄弟姐妹们,描绘了一个美妙的养殖前景、编制了一个美丽的梦幻。”

  “本老朽希望通过列举前段时间白羽大肉食产业遭遇败北的例子,来让我们看清目前国鸡产业界大鳄们的把戏。”

  本老朽在本年度7月15日《首论国鸡与相邻养殖产业的多重关系(中篇:2)》倒数第五、六自然段,这样写道“今年夏天,东北地区即将亏本十几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国鸡养鸡场,数量惊人!血的教训,特定自媒体的罪过!”

  本老朽在本年度8月18日《首论国鸡与相邻养殖产业的多重关系(下篇:1)》正数第十二自然段这样写道“目前的状况是,东北国鸡养殖市场启动前期的故事,正在我国西南地区和中南地区复制着。”

  本老朽在本年度8月25日《首论国鸡与相邻养殖产业的多重关系(下篇:2)正数第十三自然段这样写道“昨天,山东滨州一个国鸡孵化场的于鹏翔老板,打电话来,与本老朽共同探讨未来行情。本老朽说:“本来,本老朽写了《首论国鸡与相邻养殖产业的多重关系(下篇:1)》,为业界的兄弟姐妹们摆事实,讲道理,想为国鸡孵化界和成鸡养殖界降降温,但是,逆天了。本老朽刚发出文章没有几天,国鸡种蛋最少涨了五毛,而国鸡成鸡养户反倒更积极地将国鸡鸡苗价推向新高,达到7.00元/羽。”好嘛,本老朽本来是想浇冷水的,却不曾想又添了一桶油,涨价的幅度更大了。”

  本老朽专门用红字标记,揭露他们的伎俩,希望引起国鸡界中小型养殖企业的重视!

  本老朽也是今天才得知,某些相关利益者,设置许多传播障碍,企图在我天朝南部地区,封杀本老朽。所以,本老朽所写的以上文字,南方的国鸡业界朋友是很难看到的。事实证明,本老朽的市场分析文字数据和内幕信息,也没有对南方业界朋友产生什么影响。再说了,南方的许多业界朋友也不一定相信本老朽的调查数据和内幕调查。

  但是,作为国鸡养殖行业市场内幕信息的评论者,本老朽问心无愧,作为职业媒体人,本老朽始终保持第三方的中立立场。

  从本年度6月22日本老朽开写《首论国鸡与相邻养殖产业的多重关系》系列文章至今(10月8日),整整三个月零十六天过去了。本老朽当初的所揭的内幕,及衍生到现在的结果,壹壹展现在我们国鸡界从业兄弟姐妹们面前。

  在这个过程中间,最惨的要数中南、西南、华南地区的基层成鸡养殖群体了。现在,本老朽无论怎么埋怨这些不听话的兄弟姐妹们也于事无补了。只是在这里将你们所不知道的内幕告诉大家,希望国鸡界的朋友们擦亮双眼,不再重蹈覆辙!

  首先,接着9月30日《首论国鸡与相邻养殖产业的多重关系(下篇:3)》继续写下去:

  众所周知,国鸡行业顶层相关利益者,从一开始,就设计了“推高鸡苗价格外卖为主,掉计划鸡苗“贱卖”给与公司合作农户为辅”的绝密计划(本老朽喝醉了瞎说的)。对那些急要高价鸡苗的公司合作养户采取了“拖”字诀,并辅助了许多优惠措施。在此计划的保密程度上,对那些时而听话、时而不听话的华南地区的中型养殖公司,顶层相关利益者采取了“云里雾里”的措施。

  国鸡行业顶层相关利益者的计划,严密到几可乱真的地步,但依然没有逃过本老朽的眼睛。所以,本老朽从6月22日开始写文,提醒业界兄弟姐妹切勿上当。

  本老朽佩服得很,全国业界朋友并不相信本老朽“酒后的胡说八道”。如果基层小公司和农户上当,当属正常,因为他们迷信的是高大上的媒体消息欺诈,更迷信猪瘟效应的不完整信息。可是,华东某个今年刚上市的集团公司(本老朽2017年所写“十论”里的L公司),也被国鸡行业顶层相关利益者蒙骗,在全国各地大量收购鸡苗放养,是本老朽无法想象的。

  本老朽以酒后不太清醒的脑袋思考:难道如此大的上市集团公司,就没有智囊团来分析市场走向和对手的思维?诚然,你是一个上市公司,不怕亏钱,可是,再看看国鸡行业顶层相关利益者,他们也是上市公司啊,虽然他们的计划有点辣,但是,大鱼吃小鱼是普世法则,所谓“上兵伐谋”者也。先不说L公司经济盈亏,就单说在气势上,此役,你就输给国鸡行业相关利益者一筹。呜呼哀哉!

  再说购蛋孵化国鸡商品鸡苗的散户从业者。这个群体,是今年国鸡产业顶层相关利益者计划中的最大受益者,但是,他们绝对不是国鸡产业顶层相关利益者的同盟军!他们也被此计划给装了进去:

  1、国鸡产业顶层相关利益者早在国鸡淘汰鸡价格极高的时候,将服役期满和超期服役的种鸡,不动声色有序地淘汰掉了,只剩下生产计划内的国鸡种鸡。而这些购蛋孵化国鸡商品鸡苗的散户从业者,今年他们赚了钱,但是,却不知道见好收手,还在拼命抢购高价国鸡种蛋造成现在的困境。目前,他们正在因高价种蛋而亏损,并且还将继续下去。

  2、隐形中,购蛋孵化国鸡商品鸡苗的散户从业者,因为赚了一点小钱,开始自我膨胀,以为自己成了“企业家”,拼命引种、放种,继续推高国鸡种苗价格。他们今年的盲目扩张,为来年国鸡产业市场的不确定性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这样一来,今年赚钱的战果,他们还能否守住,成了很难克服的问题。

  再看西南地区的从业者。从前段时间抢鸡苗,到现在的抛售脱温鸡(几天之内,相同质量重量的脱温鸡,从23元/只下滑到11元/只),行情之惨,不忍睹之。

  写到这里,本老朽想起了当年的老朋友邹平女士(现在是成都市政协委员、四川三联家禽公司董事长)。如果说,四川境内的国鸡饲养模式很先进,邹平应该是此养殖模式的奠基人。想当年(30年前),邹平女士以柔弱的肩膀,挑着两个箩筐,一头是幼年的女儿,一头是石砖配重,走出了家乡,来到成都。从此,开始了她的养鸡生涯。她,坚韧不拔,美丽的外表下,有一颗勇敢的心。1996年,几起几落的她,在四川创立了至今一直被模仿,并未被超越的国鸡饲养模式。西南国鸡养殖市场能稳步走到今天,一个伟大的女性——邹平,功不可没!

邹平董事长

  然而,随着西南国鸡养殖市场的扩大,川内国鸡养殖蓬勃发展,许多小公司雨后春笋般地兴起。这时的邹平,首先想到的是销售市场途径的建立。在她的组织下,于1999年成立了四川省唯一一家综合型的大型养殖批发市场,也是云贵川渝地区最大的家禽批发市场。

  今年初夏,本老朽在四川组织了国鸡行业小型座谈会,专程到四川三联家禽市场看望98年成都一别、20年不曾再见的老友,可惜她离川开会,未能谋面,遗憾之至。

  现在,面对西南国鸡养殖界如此惨烈的恶性循环,绝不是当初以邹平为首的国鸡产业发展初衷。谁之过?答:国鸡行业顶层相关利益者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再看华南国鸡成鸡市场。广州鹤山市中速麻黄成鸡今天(10月7日)出栏价落至5.00-5.20元/斤,粤东市场中速麻黄成鸡出栏价落至4.80元/斤,亏本严重;中南市场。江西、湖南国鸡养殖体量巨大,混世魔王817养殖泛滥成灾,半月后极有可能出现不可想像的局面。中原国鸡成鸡市场,虽然平稳,但也进入“价格高位疲软”状态,处于白打工和即将亏损边缘。

  国鸡成鸡市场形成现在的局面,那些架着非洲猪瘟名义、鼓吹抢鸡苗养鸡能赚钱的、别有用心的吹鼓手们哪里去了?!

  因篇幅所限,今天就聊到这里。近期将就华南地区该如何应对当前局势,中南地区所处处境,中原地区国鸡成鸡市场走向,国鸡行业顶层相关利益者下一步走向等问题,本老朽再与兄弟姐妹们共同讨论!

  敬请关注本老朽拙作《首论国鸡与相邻养殖产业的多重关系(下篇:5)》。

  近期将推出《二论国鸡与相邻养殖产业的多重关系》。

  敬请参阅本老朽《首论国鸡与相邻养殖产业的多重关系》上中下系列。

  为了应对某些国鸡行业顶层相关利益者的舆论诱惑行为,鸡病专业网将在今年11月下旬,在河南郑州召开由多位行业独立学者、本老朽和众多从业者参与的《第五届国鸡产业论坛》,敬请关注鸡病专业网的公宣。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