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病专业网

  1. 首页
  2. 市场行情
  3. 市场分析

首论国鸡与相邻养殖产业的多重关系(下篇:2)

时间:2019-08-26
来源:鸡病专业网首席分析师 乔建卿
文章编辑:灵儿




  

乔建卿与山东国鸡行业工作者侯兴宾合影留念

狼烟四起舞旗旌,

蜀滇疑似朝关东;

安知喜狂必生悲,

却挣楚粤享亨升。

苏秦背剑计合纵,

岂料惠及泰华嵩,

张仪折竹横破纵,

留待老朽月旦评!

  ————就目前国鸡界现状,一首打油诗可概述之一二。

  一个礼拜前,本老朽写得《首论国鸡与相邻养殖产业的多重关系(下篇:1)》,言犹未尽。几日来,本老朽每每饮酒,要么酩酊大醉,要么就是不够癫狂的程度。文兴不能如期而至,本老朽一直没有及时写出《首论国鸡与相邻养殖产业的多重关系(下篇:2)》,敬请各位业界兄弟姐妹们海涵。

  以下几段连续红字的话,是说给本老朽的好兄弟们听的:

  本老朽说过,讲究战略定位的企业家,不能一味地玩弄战术,玩弄的次数多了,就可能降低你在行业内的公信力,逐步失去行业话语权。

  企业家更多讲究的是大战略(博怀定位),散户追求的则是战术(钻空子赚钱)。

  讲究大战略的企业家,对战术的应用是手到擒来。追求“赚钱战术”的散户,却很难有企业家的战略高度。战略企业家对市场,经常采用大战略定位的迂回包抄战术,而散户因为没有战略定位,他们的所谓战术,也就是误打误撞的赌博战术。

  真正的战略企业家,是不能过度贪恋战术的。而小散户,也必须为自己定好位,不要用战略企业家的标准,来套自己。当你没有搞定政商协调背景、金融背景、舆论背景、精准管理背景、原始资本积累,就以企业家自居,那就是在找死!(中原某省的CY集团、JH集团、DY集团就是前车之鉴)

  “明知要亏,也要干下去,否则就会被市场踢出”。这句话已经严重落后,奉劝那些继续“一往无前”的兄弟姐妹们,“居安思危”,绝不等同于“杞人忧天”!

  有人说:堆砌一点文字也搞得神秘兮兮的,还故作姿态,真是令人作呕!你直接将“结果”告诉我们不就得了吗!呵呵,本老朽没有什么“战术结果”可以告诉你们的,只有一些从大型集团公司的战略信息和不完整的数据,可以与大家一起分享,并共同分析。希望不要误导你们。

  本老朽还要告诉兄弟姐妹们,本老朽也要生存。

  本老朽如果把国鸡行业各个环节的很多内幕捅出来,得罪的人里面肯定包括你、我、他。倘若真是那样,本老朽的老命也将置于不安全的境地,成为国鸡全行业的“公敌”。

  本老朽掌握很多不是内幕的内幕,是不能说的。但是,不说实话,本老朽就会憋出病来,只能酒后壮着熊人胆,才能很隐晦地讲出来。遇到敏感话题不能明说的,就写成打油诗,旁敲侧击地分享给兄弟姐妹们。本老朽保证,不说一句假话!

  本老朽每写一篇文章,都有针对市场走向的内容。广东曾姓老板说:“帮主,这几年,我看你写文章有一个规律,有许多人看完,就骂你,并且反其道而行之。但是他们骂完没有多长时间,就都被你言中了,掉坑里的时候,不骂你了”

  昨天,山东滨州一个国鸡孵化场的于鹏翔老板,打电话来,与本老朽共同探讨未来行情。本老朽说:“本来,本老朽写了《首论国鸡与相邻养殖产业的多重关系(下篇:1)》,为业界的兄弟姐妹们摆事实,讲道理,想为国鸡孵化界和成鸡养殖界降降温,但是,逆天了。本老朽刚发出文章没有几天,国鸡种蛋最少涨了五毛,而国鸡成鸡养户反倒更积极地将国鸡鸡苗价推向新高,达到7.00元/羽。”好嘛,本老朽本来是想浇冷水的,却不曾想又添了一桶油,涨价的幅度更大了。

  2016年终,本老朽从山东莘县参加《第二节国鸡产业精英论坛》回程路上,对河南国鸡孵化界的刘姓老板说:“2017年上半年是我国禽业的灾难年,不如你交给孩子管理,少孵化点鸡苗,我们旅游去吧”。刘姓老板说:“我计划,2017全年我拿出100万元,准备亏掉,陪着国鸡行业玩一年”。结果,刚过完年,他说,一个月亏掉了200万元。

  其实,从反角度讲,本老朽还是很感激业界的兄弟姐妹们的。是你们保住了本老朽很多的名誉。你们对本老朽提出的数据和信息,采取了不信任的态度,经常反其道而行之,才成就了本老朽对市场判断的最高准确率。诸位细想一下,如果你们都按本老朽提供的数据信息行事,干什么都一窝蜂地上,那本老朽的市场分析就真的不灵了。不是吗?哈哈哈哈!

  今年的情况可能特殊,但是,在这么好的行情下,“白打工”就是严重地亏本了。更何况,还有断崖式的行情在等着呢——成鸡价格高位疲软(现在是超高位)!

  

乔建卿参加山西运城地区牛占杰、吕永革、岳玉龙主持召开的国鸡种鸡产业座谈会

  闲言少叙,正片开始

  本老朽要说的是:目前,国鸡成鸡价格高企,虽然有猪肉价格暴涨的因素在里面,但是,本老朽认为,没有太大的关联性。也可以这么理解,在平常消费(非节日)时,如果猪肉价格过以昂贵,少部分消费者可能会转向国鸡消费,但不是绝对。如果是节假日消费(非平时消费),那些嫌猪肉价高的消费者,也要消费,只不过少消费一点罢了。中国的老百姓(超大消费群体)并不十分富裕,超高价位的成鸡价格只适应普通富裕阶层(消费群体太小)。

  “过节了,猪肉太贵,就少买一点吧,多买两只鸡也将就着能过节。”。简单地说,今年后半年的平时大众消费,不能过以乐观,节假日消费才是看点。

  本老朽说到这里,矛盾来了。现在,国鸡毛鸡价格进入八到十元模式,部分135日日龄的阉鸡到了13元模式。养殖户利润与过去比,利润相当可观,与清明节、劳动节、端午节价格市场价格相比,利润也多出十元左右?

  各位兄弟姐妹们,请翻阅本老朽在今年六月十二日《同样背景下的疯狂和冷静》第六、七、十一段写的几段话:“本老朽到山东进行国鸡市场调研时,山东泰安国鸡成鸡养户王玉建(鸡病专业网网友)将鸡场的事情抛下,让别人暂时代管,全程陪同本老朽三天,为本老朽做向导,使本老朽圆满地完成了地区市场调研任务。本老朽十分感激他,临走对他表示感谢,希望他马上全力开动养殖设施和潜能,迎接两个月后的出栏红利。对于鸡病专业网的长期网友王玉建的热情,本老朽以市场内幕信息无偿回报他,是应该的

  同期,本老朽在市场调研过程中告诉安徽国鸡养殖合作社邢允杰,希望他能抓住时机,完成今年的第一个好收成。

  本老朽与山东温氏的朋友讨论,应该沉着,鸡价短期内必涨。最近,成鸡市场红利终于出现。”

  以上是本老朽在6月12日《同样背景下的疯狂和冷静》文章里些的文字片段。

  “目前,本老朽认为:广大从事817养殖的兄弟姐妹们,上鸡正其时!”这是本老朽在本年度7月7日在《首论国鸡与相邻养殖产业的多重关系(中篇:1)》第十四自然段,向全国孵化界和成鸡养殖界发出的呼吁。

  诸位兄弟姐妹们,你们可以翻看一下本老朽今年春天多篇的文章。本老朽在那些文章里,根据鸡病专业网数据库和本老朽种鸡掌握的情况,已经对今天的市场做出了合理的分析,并找出了答案,而且还很隐晦地与兄弟姐妹们分享了许多行业内幕。本老朽真的尽力了。

  可惜的是,那个时候,因为东北国鸡苗市场疯狂,全国国鸡苗价格很高。甚至,东北市场的客商到了“一苗难求”的境地。高企的国鸡鸡苗价格,让许多当时的国鸡成鸡养殖从业者,裹足不前,怯战了,不敢进苗了。

  6月12日和7月7日,本老朽在文章里极力呼吁广大养成鸡的兄弟姐妹们,即时抢苗上栏,勇闯辉煌!可惜,极少有人听到本老朽的呼吁,没有即时上苗补栏。这样的结果,直接导致关内黄河上下、长江南北的大部分国鸡鸡苗,被“东北虎”(6月12日语)和西南、中南(7月7日语)抢购走了。关内(中南、西南除外)各地区的成鸡养殖户从而坐失良机。

  养国鸡的兄弟姐妹们,到了这个时候,你们出来抢鸡苗来了。你们想冒着风险白打工吗(这是最好的结果,最差的结果你们经历过)?该疯狂的时候你们在犹豫,不改疯狂的时候,你们倒是疯狂了。看准市场的时候,一定要疯狂。误打误撞、人云亦云、冒险跟风的赌徒战术思维,千万疯不得。

  本老朽常说:生产成本不正常、过高时,盈利和亏本是2:8的机会比率;生产成本不正常过低时,盈利和亏本是8:2的机会比率。

  我们再来回顾一下:今年七月初,东北国鸡鸡苗市场高价抢苗结束。也就是说,如果那时,关内各地区胆大的的国鸡成鸡养户,陆续上苗补栏,到现在,补栏的国鸡成鸡才不足50天。根本达不到出栏的标准。关内各地区国鸡市场两个月的缺鸡现象,甚至缺鸡时间更长,就不足为奇了(至于养成鸡这块,谁来垫背呢?东北地区养脱温的兄弟姐妹们已经垫过背了,下一个会是.........)

  缺鸡的国鸡成鸡市场,不正常,我们不能以常态思维去审视它,要知道它的症结所在。

  现在,关内各地区正在出栏的成鸡,恰恰是本老朽疾呼:“抓时机补栏”时候进的鸡苗,也是关内大部分国鸡成鸡养殖户犹豫彷徨的时候,冒着被本老朽忽悠的风险,进的鸡苗。现在养成成鸡了,赚钱赚大了。所以,他们才兴高采烈地请本老朽前去喝庆功酒!

  可惜,本老朽人微言轻,声嘶力竭的呐喊,却犹如蝼蚁撼天。四月至七月份,关内大部分地区,国鸡苗补栏太少,才成就了今天的国鸡成鸡价格超高!

  说到这里,请大家再回头看看本老朽3月至7月份写的文章,兄弟姐妹们就基本明白一点,为什么现在的国鸡价格这么高了。现在的毛鸡价高,不代表国鸡鸡苗和种蛋也要跟着升价。国鸡鸡苗和种蛋如果非升价不可,那就是某个环节的灾难!

  一言以蔽之,现在全国成鸡涨价,是当初东北拼命高价抢苗,关内各地区国鸡成鸡养殖群体集体犹豫彷徨造成的结果。换句话说,现在能出栏供应市场的国鸡成鸡,根本供不应求。在几个月之前,本老朽就在文章里暗示,关内市场要缺鸡了。

  目前,在国鸡行情如此极端的行情下,再将鸡苗和种蛋价格推向新高,是本老朽不希望看到的结果。这个坑大不大呢,跳下去试试?

  篇幅所限,意犹未尽。敬请关注本老朽近期《首论国鸡与相邻养殖产业的多重关系(下篇:3)

  敬请参阅本老朽6、7月份写的文章《同样背景下的疯狂和冷静》、《首论国鸡与相邻养殖产业的多重关系(上篇)》、《首论国鸡与相邻养殖产业的多重关系(中篇:1)》、《首论国鸡与相邻养殖产业的多重关系(中篇:2)》、《首论国鸡与相邻养殖产业的多重关系(下篇:1)》

乔建卿与山西部分国鸡种鸡场长合影留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