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病专业网

  1. 首页
  2. 市场行情
  3. 市场分析

首论国鸡与相邻养殖产业的多重关系(下篇:1)

时间:2019-08-19
来源:鸡病专业网首席分析师 乔建卿
文章编辑:灵儿




乔建卿在河南蛋鸡论坛上

  匹夫狂醉众人醒,

  老朽披发键盘行;

  杯水车薪难灭火,

  扬汤止沸妄枉逞。

  鹅毛扇秃忧蜀滇,

  螳臂挡车哭关东。

  明月瑞雪兆丰年,

  冲天一飞鸾凤鸣。

  ——就全国国鸡市场运行状态,本老朽吟得打油诗一首。

  猪来了?虎来了?吆喝了半年,只听“唬”叫,“唬”却把“东北虎”吃了,下一步,“唬”要吃那只虎?西南虎?——唬者,忽悠也。

  杯酒下腹,口留醇香,敲击键盘,激扬文字。本老朽来也!

  近日,本老朽每日接到业界朋友电话,国鸡行业,可谓捷报频传。许多国鸡养殖朋友,纷纷向本老朽发出邀请,希望到他们那里,痛饮庆功酒。因为,本老朽给他们的那些歪打正着、瞎胡咧咧的建议,他们赚钱了!其名曰,答谢本老朽!

  听着这些社会底层从业国鸡养殖兄弟姐妹们的欢声笑语,本老朽着实很高兴。手里摇着鹅毛扇,一副“诡计成功”的丑恶嘴脸表露在本老朽脸上。本老朽这种形象,确实令人作呕。

  本老朽窃喜的是,某一日,本老朽游逛到业界兄弟姐妹们那里的时候,可以美酒佳肴大快朵颐了。

  今天酒后,本老朽的心情也像孙猴子的脸,转得快。晴转阴。

  在替这些打了胜仗朋友高兴的同时,本老朽又想起了东北地区国鸡脱温养殖界的兄弟姐妹们。许多东北地区养殖脱温的朋友,本想借着炒作“猪肉奇缺”概念的东风,狠狠捞一笔,却不知,结局是,三个月过去了,落了个鸡飞蛋打的悲惨下场。在东北养殖国鸡朋友疯狂的求购欲望下,全国北上东北四省(北蒙)的近四个亿的国鸡鸡苗,最终将东北市场砸了个稀巴烂。

  回想起,本老朽曾把掌握的数据,告诉一个东北养脱温鸡老朋友,希望她谨慎,见好就收。她听后,笑了,说:“大哥,我就是干这个的,亏赚输赢,谁知道呢?说不定你分析错了呢,我一年的希望不就抓瞎了吗?有鸡苗养,就有希望,没有鸡苗养,什么希望都没有”。两个月过后,她打电话过来说:“大哥,你能不能在关内帮一下忙,我这里还有几万多只一斤半的脱温鸡,没有人要。只要能卖出去,就能少亏,如果卖不出去,这辈子我就这样了。”本老朽算了一下,广州运到吉林的鸡苗价格5.5元/羽,单单鸡苗的成本就是近30万,再加上饲料成本等等,那得亏多少啊。这才几万只的养殖量,就亏成这样。呜呼哀哉!

  “有鸡苗养,就有希望,没有鸡苗养,什么希望都没有”,这句偷换概念的赌徒话语,是谁发明的?殊不知,在你没掌握到关键信息,反被误导时,这句话就变成了“没有鸡苗养,什么希望都没有,有鸡苗养,就是绝望”。

  7月初,东北地区存栏几十万的养户,有很多很多,因为脱温鸡市场急速收尾,导致压栏成灾。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如果将脱温鸡养成商品大鸡,现有的养殖条件设施根本无法满足。在本地根本无法出售(本地消费者喜欢5斤以上的公鸡)的情况下,他们联系关内各省的有关客户价格,核算一下,运到地点,刚够运费,别说鸡价了。

  “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这是赌徒们在赌博时,常说的一句话。他们断章取义,经常用领袖的这句箴言,为他们自己打气壮胆。但是,他们忘了,毛泽东在这两句箴言前面,还有两句“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国鸡界从业的兄弟姐妹们,在“暮色苍茫”的时候,你们“从容”了吗?

  目前的状况是,东北国鸡养殖市场启动前期的故事,正在我国西南地区和中南地区复制着。

  所以,本老朽,深深被“几家欢乐几家愁”的情绪感染,不免带着酒后糊糊涂涂的思维,就一些市场现象,在这里不负责任地瞎说一下,“键盘侠”嘛,嘿嘿。

  我们还得先从猪大哥说起。从全国来看,多少年来都是如此:每个县份至少都有十几个到几十个、甚至上百个养猪专业户和私人小型养猪公司,他们的存在,支撑了本地区的猪肉市场消费,然后,他们再将多余的份额供应到中大型城市和商业肉联(单单受疫情灾害极大的黑龙江省,是全国著名的养猪大省,今年退出养猪市场的养猪专业户,就有近两万户,平均每个县退出养猪专业户150余户。没有退出的养殖户还有多少呢?)。

  本老朽说过,目前全国养猪市场结构,是这样的:小型养殖户(场)占养猪市场份额八成左右,担负着广大农村和小城市猪肉消费市场供应的责任;一体化公司占养猪市场份额不到两成,肩负着肉食工业化生产和中大型城市消费市场的部分供应重任。

  本老朽还说过,非洲猪瘟疫情爆发以来,大型公司受灾严重,小型公司受损失相对较小(类似黑龙江、广东、山东、四川等省的小型养猪公司受灾较大现象,占全国30多个省小型养猪专业场、户的市场比重不大)。

  但是,冷冻猪肉的储存体量有多大,本老朽没有说过。据本老朽所知,我国一个著名商业肉联企业目前所冷冻囤积的体量是74亿元(SH)。这还是仅仅他一家的囤积体量。还有其他的大型商业肉联的囤积体量也是十分惊人的。更有多如牛毛的中小型商业肉联也加入聊冷冻猪肉的储存大军。

  大众的认知是(国家商业部),中国目前的生猪产能减少了三成。部分别有用心的资本利益集团,在今年年初就开始造谣,说什么中国的生猪存栏减少了40-50%,中国的生猪价格要突破30元/斤(500克)大关。针对这些谣言,本老朽那时就在《一样的结果,不一样的原因——国鸡行情释疑(中)》、《疯狂的肉类蛋白磨肉机已经推上电闸——向疯狂的兄弟们敬礼(上)》、《疯狂的肉类蛋白磨肉机已经推上电闸——向疯狂的兄弟们敬礼(下)》这三篇文字中,与大家讨论过。

  到现在,中国生猪价格突破30元/500克大关了吗?我们看到,连30元/公斤(1000克)大关也没有突破吧。按常规的消费市场运作理论,中国的生猪产能锐减三成,价格暴涨至30元/斤(500克)是必然的,可是,为什么没有达到预期目标呢?这就要对那些资本利益集团别有用心,公布的所谓数据重新审视了。

  非洲猪瘟疫情蔓延,造成了生猪养殖群体的集体恐慌。大部分身处疫区的养猪场家,为避免猪瘟蔓延到自己的猪场,担心染上猪瘟而被政府生化处理,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纷纷低价出栏。

  这个时候,拥有强大资本的资本家抓住了商机,他们与国际热钱金融资本相结合,拼命压低生猪收购价格,大量收购生猪屠宰冷藏,以期达到囤货居奇,谋取暴利的目的。

  在疫区,有冷藏条件的一体化养殖企业,也考虑到自身的利益,纷纷将未患非洲猪瘟的应出栏生猪,宰杀冷冻储存,避免疫情蔓延带来的损失。换句话说,这些锐减掉生猪养殖产能,并没有像别有用心的利益集团到处渲染的那样,消失了。这些产能而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大部分产能转换成猪肉市场的潜在商品供应体量,储存在冷库里了。

  本老朽也经常说,大资本的属性之一就是嗜血性。资本家收储猪肉行动结束,完成了资本投入,接下来就是公关那些不良舆论工具,紧锣密鼓地按照他们的意愿,宣传他们的不完整信息,大力制造舆论:什么今年是“有钱人吃猪肉,没钱人吃鸡肉”的噱头。在这种背景下,白羽大肉食养殖群体和国鸡养殖群体的激情,被成功激发。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资本家们待价而沽,谋取暴利,正在进行中。

  本老朽说到这里,就已经基本透剧了。也就是说,大部分锐减掉的生猪产能,只是被转换——被资本家等量变换了、被集中了、被垄断了,从自由市场供应机制,转化为垄断供应机制,从而失去了市场的活力,被囤货居奇了(有许多内幕不可说、不可说。),他们在伺机而动,谋取暴利。

  本老朽抽丝剥茧说到这里,两个问题就摆在了兄弟姐妹们面前:

  都哪些利益群体利用了本次投机机会?误导式的舆论会对那些群体造成伤害?本老朽就乘着酒兴拉一拉。

  那些被资本控制的集约化养殖公司,是不会放过这次最佳的整合机会的。所谓的整合,就是大鱼吃小鱼的过程。就我们国鸡行业来说,那些利益团体,有资本,有舆论工具,当然会投入巨资,利用本次难得的机遇,开动所有能为他们所用的舆论工具,利用座谈会、论坛、公关知名人士的谈话等等手段,宣传猪肉短缺所带来的利好,来欺瞒那些智力欠佳、正确信息资源匮乏、毫无市场判断力、人云亦云爱跟风的社会底层从业者。

  现在的实际情况是,资本利益团体很成功。他们连篇累牍的舆论、论坛、座谈会让这些傻乎乎的社会底层从业者,相信了他们的谎言。因为他们知道,谎言讲上一千遍,就是真理。更有甚者,一些底层从业的兄弟姐妹们,加入了他们的舆论大军。底层从业者自己掉坑里了,还在坚信猪肉一定要大涨到30元/斤(500克),养鸡一定会随着猪肉大涨而获利。

  本老朽说到这里,要向那些社会底层的养殖弟兄们大喝一声:“本老朽也相信,猪肉价格会暴涨,一定会暴涨!问题是什么时候涨。东北的国鸡脱温养殖界的弟兄们,你们曾坚信,猪肉短缺,趁机养鸡一定很好赚钱。东北地区养脱温的兄弟姐妹们你们赚了多少?”

  国家农业农村部并不支持那些以偏概全的生猪产能缺失至40—50%的观点,只是认可了15%猪肉供应缺口的观点。

乔建卿与国家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监测信息处处长辛国昌合影留念

  我们必须明白,这些鼓吹猪肉效应的人,其意不在毛猪价格,真实意图在资本家储存在冷库的商品猪肉价格、鸡苗价格!当然,毛猪价格和鸡肉价格涨价他们也欢迎。一言蔽之:恃强凌弱地赚钱!扒皮刮肉地赚更多的钱!

  国鸡界的资本金融集团,有着常人不可思议的各种优厚资源。他们比普通从业者站得高,看得远。他们知道从哪里把鸡血注入那些疯了的从业者易于动情部位,让底层从业者更疯狂,从而接受他们的忽悠。他们把鸡苗(禽业界的印钞机)价格忽悠到极致,让养殖户买单,接受高价的国鸡商品鸡苗;让处于弱势地位的国鸡孵化场买单(一体化的集团公司育种、种鸡、孵化一条龙,利润极高,抗风险能力极强;散户孵化场需要自购种蛋,种蛋价高,风险增加),从而疯狂地认购父母代种苗,并提高种苗价格,达到垄断国鸡行业的目的。

  不过,大浪淘沙,淘汰掉一些劣势产能,也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从发展角度看,我们对他们的行为应该赞赏(鸡病专业网和本老朽作为第三方,一年一度的国鸡产业论坛,就是为行业从业者,提供正确的观点和完整的信息交流平台的,处于劣势的底层国鸡从业者,你们有几个参加过?你们为什么不利用这样的第三方平台,多多交流,来提高自己的竞争力?)。

  资本利益团体在宣传猪肉短缺概念的时候,打了一个很好的时间差,打了一套很漂亮的组合拳。他们通过从事国鸡鸡苗孵化从业者、各种舆论工具和论坛平台,成功地将他们的理念,植入到东北的国鸡养殖从业者的脑海里,让他们疯狂、不知死活地抢购国鸡鸡苗,全国鸡苗高价进东北,形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高潮阶段一苗难求)。天上,铁路,公路,运苗队伍,浩浩荡荡。结果是,猪肉涨价幅度不大,而大部分抢购涨价到极致的国鸡鸡苗养殖从业者,在末尾阶段,将前期的小利润亏进去不说,连本也折了。

  常规情况下,东北市场结束后,全国国鸡孵化有两个月的市场空窗期。全国国鸡孵化空窗期过后,中南国鸡鸡苗市场和西南国鸡鸡苗市场才开始全面启动。

  今年,大型利益团体利用高明的舆论手段,消除了常规空窗期,竟将东北、西南两个国鸡养殖市场,实现了完美滴无缝对接。可见谁掌握了舆论工具,谁就能引导市场走向(舆论之强大,由此可见一斑)。

  我们看到实际情况也是这样的,东北国鸡鸡苗市场的运行还没有结束,西南国鸡鸡苗市场开始启动。好嘛,同样的手段,重复着使用,竟屡试不爽。

  将俗称印钞机的孵化成本、鸡苗价格推向新高,是国鸡界资本利益集团的最终目标,把小型国鸡孵化场推到孵化种蛋成本高企的境地!

  西南国鸡鸡苗市场的疯狂,是从六月十五日左右逐步开始的。国鸡青脚麻公苗的价格,从六月十五日的4.30元/羽,到七月十五日的6.70-7.00元/羽,用了30天的时间,涨价2.70元/羽。这样的涨价过程,是建立在东北市场国鸡鸡苗价格基础之上的(加上运费,当时东北鸡苗价格在5.00元/羽以上)。换句话说,西南市场的国鸡鸡苗价格,比东北市场的鸡苗价格更高。

  这样一来,又造成了全国国鸡鸡苗下西南的局面(中南地区同时启动了国鸡母苗市场)。

  2019年7月23日,本老朽做了一个粗略统计。仅限于成都(四川):

  当天成都飞机场下苗4000件,每件80羽,共下鸡苗320000羽(确切数字);当天从山东、北京、东南路过郑州,能装鸡苗的列车7列,平均每列40000羽,火车一共运送是280000羽;当天苏鲁皖豫四省进川的运苗汽车40辆,平均每车20000羽,当天汽车运苗进川量是800000羽,也就是说,当天除去飞机运苗(全国320000),从河南(途径)进川的国鸡鸡苗量是近1100000羽,加上当天飞机苗量,一共进川1400000羽。这还不算全国其他地区进川的鸡苗量。

  因为西南市场苗价高,致使全国鸡苗进东北的景象,在西南市场的运输线上重演。

  那么,东北国鸡市场与西南国鸡市场所带来的效应,反映到我国其他地区的市场,会有何程度的影响?且听本老朽下次酒后瞎侃

  篇幅所限,言犹未尽。敬请关注本老朽与大家商榷的《首论国鸡与相邻养殖产业的多重关系(下篇:2)》

乔建卿在国鸡论坛上

  本来摘自鸡病专业网论坛,感谢乔帮主的精彩分享!

  查看原文详情点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