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病专业网

  1. 首页
  2. 市场行情
  3. 市场分析

乔建卿:首论国鸡与相邻养殖产业的多重关系(中篇:1)

时间:2019-07-08
来源:鸡病专业网独家信息
文章编辑:灵儿



鸡病专业网第十二期药敏试验/抗体检测培训班开始招生!
鸡病专业网第十二期鸡病解剖诊断培训班招生

乔建卿与河南家禽协会常务理事,省食品安全协会蛋品委员会主任韩俊岭(左二)、国鸡产业精英论坛助力人司玉亭(左三)、韩占兵教授(左四)等在一起

  为了避免少挨骂,本老朽将一些重要信息加藏在文字了,请大家原谅!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红粉馈佳人,宝刀赠英雄,美酒待佳宾。

  朋友们就本老朽酒前酒后的状态做出评价:没开始饮酒以前,帮主温文尔雅、谦恭下士,帮主谦逊自称是世界的一份子。但是,饮酒以后,整个世界就都是帮主的了——酒疯子一个!

  酒逢知己千杯少,所以,每次朋友来访,本老朽必能做一回酒中神仙,直饮得晕晕乎乎,然后忘乎所以、海阔天空地瞎聊。你还别说,酒壮怂人胆,不知天高地厚的感觉,真好!

  乘着酒兴,疯疯癫癫,嬉笑怒骂,本老朽的一天也就过去了。

  本老朽的《首论国鸡与相邻养殖产业的多重关系(上篇)》发表已经十天有余,论坛和微信群议论纷纷。在极短的时间内,近万的阅读量,让本老朽思绪复杂,更让鸡病专业网与本老朽深感道义的沉重。本老朽对在行业内一些所见所闻和所思所想,总感到,如果不大声讲出来,实在是愧对我们“丐帮”的兄弟姐妹们!面对高价位的国鸡公苗和长江以北地区的低价母苗,我国长江以北地区和西南地区养国鸡母苗的机会来了,性价比最妙,风险最小。让公苗市场价格降降温,国鸡种蛋价格降降温,谁说不健康呢?

  半个月前的6月22日,本老朽在鸡病专业网发表了《首论国鸡与相邻养殖产业的多重关系(上篇)》,文章说:“据本老朽观察,到目前为止,在随后的一个月左右的时段里,大肉食产业的全链条将出现由逐步回升转至微利状态。因为长期的白羽肉鸡市场低迷,必然引发种鸡孵化压缩产能的涌动,并迅速淘汰那些换羽种鸡,净化白羽肉种鸡市场的负能量产能。”“资本家从攫取最大利润目的来思考,会以适当调高白羽成鸡收购价格的手段,再次勾起赌博人群的欲望,从而将一个与以往不同的美丽陷阱,展现在我们大肉食养殖群体的征程中。目前的行情,已经引起垄断资本家关注,并极有可能开始调整。”

  本老朽的话音刚落没几天,白羽大肉食产业市场各链条环节,便开始全面提升市场价格。由此可见,资本家们果然没有闲着,饮茶完毕后,他们又开始了新的一轮猫诱老鼠的游戏。

  在这里,首先解释一个词语“市场价格高位疲软”:

  目前,我国普通百姓经济收入的状态是:1、掌握强大经济实力寡头资本家们,是极少数,却是奢侈的高端消费者,他们对普通消费市场的消费经济(比如猪肉和鸡肉),几乎起不到什么促进作用;2、能够支撑消费市场经济健康运行的中产阶级消费群体,还没有形成;3、占绝大多数的普通消费者(非中产阶级),对于普通养殖产品的超高价位运行(比如猪肉和鸡肉),并没有可持续的经济支付能力

  本老朽说过,普通消费者(非中产阶级)的消费能力,决定了我们的养殖产品就有多高的价格。简而言之,在中国,只有普通消费者(非中产阶级)的消费能力,才能决定消费市场商品价格的高低。

  最近,需求市场消费价格的最高承受极限,受到了继续涨价的挑战,猪肉价格和国鸡成鸡价格一直在中高位价格区域间徘徊,无法继续上涨冲高,就佐证了本老朽的观点(虽然还有继续涨价的空间)

  虽然肉类市场受到供应能力的限制,几度冲高价格,却总是铩羽而归。在这个价格反复微幅涨落的过程中,猪肉和国鸡市场,并没有像以往那样,遭到市场传统的反打压而大落价,从而出现了市场价格高位疲软的奇怪现象。(在市场货源处于贫血饱和的状态下,多一点就可能出现供大于求、少一点就可能出现供不应求的局面)。值得注意的是,这个市场价格高位疲软的奇怪现象,绝对不是市场经济运行过程中所常见的“有价无市”。

  虽然,高位运行的“有价无市”,也是市场价格高位疲软的具体表现之一。但是,今年的养殖市场状况,与“有价无市”这个概念有着巨大差异。目前,本老朽认为:广大从事817养殖的兄弟姐妹们,上鸡正其时!

  本老朽早就认为:就全国来看,今年的猪瘟疫情,没有像某些别有用心的团体说的那样惨不忍睹(各省虽都有收到疫情波及,甚至局部确实损失惨重,但不代表全国猪肉市场失控)。

  据本老朽调查,最近,传统的养猪大省湖北的屠宰猪肉出厂价是11.8元/500克左右,传统养猪大省山西的价格也不高。这些省份,受到疫情的危害并没有想象中的大。

  据本老朽长期观察,我国2018年的生猪养殖量与市场消费能力(我国正常年消费猪肉量5600万吨)相比对,已经严重过剩。到2018年底,非洲猪瘟疫情也只是消减了生猪存栏的过剩产能(20/120。“120”可以理解为正常产能和过剩产能的总和:即100+20=120)。换句话说,截止2018年底,我国猪肉的供应市场还是相对饱和的。

  所不幸的是,2019年上半年,非洲猪瘟疫情继续蔓延,华南和东南地区遭受了巨大损失,特别是华南地区,损失惨重!华南地区是传统的猪肉消费地区,却不是传统养猪地区,充其量也只是新兴的养猪地区,猪的养殖量并不足以颠覆全国的总量。换句话说,在软硬件都不配套的情况下,他们近几年的盲目扩大养猪产业,促成了2018年的养猪产能过剩局面。

  华南地区的养猪产业发展,是建立在本地区强大消费能力的重要基础之上的,大有取代传统养猪产业大省山西、河北、湖北、湖南、山东等地区之势。

  虽然,华南地区养猪产业所遭受的损失,从全国所遭损失总量来看,占有一定比重,但是,过于悲观的态度,肯定会被资本市场的投机分子所利用,以求达到他们经济猎夺的目的,危害市场的健康发展。

  据本老朽估算,2018年下半年和2019年上半年非洲猪瘟疫情,造成了猪肉供应市场的巨量缺口(20+30/120,约等于30%)。但是,本老朽认为,就全国猪肉消费市场来看,这个供应缺口,完全可以被国际进口贸易抵消掉相当一部分(10-15%)。剩下一小部分的猪肉市场供应缺口(10-15%),就由我天朝政府调控和市场价格来平衡了。

  这样一来,猪肉的市场供应缺口,还能为我们养鸡产业带来多少利好呢?

  如果猪产业的疫情,能为我们养鸡产业带来巨大的利好,那么,前段时间的白羽大肉食价格市场,怎么遭受了如此巨大的滑铁卢,惨不忍睹?当初,从事白羽大肉食产业的大鳄们,不是也同样利用相关媒体,过度渲染非洲猪瘟疫情为养鸡业带来的利好吗(本老朽3月15日和18日写专文提醒大家)?

  国鸡产业界的某些利益集团,与白羽大肉食产业界的大鳄们一样,也在用相关利益媒体,为我们国鸡产业的兄弟姐妹们,描绘了一个美妙的养殖前景、编制了一个美丽的梦幻。

  本老朽希望通过列举前段时间白羽大肉食产业遭遇败北的例子,来让我们看清目前国鸡产业界大鳄们的把戏。

  本老朽又要动极小部分人的奶酪。估计,该被他们不屑一顾地诅咒了。

  国鸡界大鳄的短期和中期目的是什么,将对我们国鸡产业界产生什么影响,敬请关注明天发表的《首论国鸡与相邻养殖产业的多重关系(中篇:2)》

  本来摘自鸡病专业网论坛,感谢乔帮主的精彩分享!

  查看原文详情点击》》》

回到顶部